• 论坛回顾 | 5G时代下,如何利用设计来平衡技术与人类本身

    意.jpg
    IMG_6368.JPG

    2020年9月27日,751设计论坛 Design boundary & Biological body在时尚回廊举办。万物在线的时代,设计怎样维持住人类的肉身经验,而不让人及人性在技术中沉沦。

    IMG_6369.JPG

     

    IMG_6370.JPG
    ▲活动现场

    IMG_6371.JPG
    ▲主持人 王熠婷

    今天的论坛主题是“万物在线,肉身何为”。虽然这个时代给了我们很多便利,但技术能像肉身那样hold住时常出现的BUG吗?今天邀请到六位不同领域的嘉宾,为大家带来他们对这个题目的看法。

    IMG_6372.JPG
    ▲清华美院副教授 涂山
    演讲主题:L=C

    L=C是L型盒子、等号型盒子、C型盒子合在一起的装置。L型是不平衡的,朝一个方向完全开放,完全是现实的世界,里面在90度反射,显示出跟平行世界完全不一样的东西。C型是更加违和的,接近于自我封闭,同时又有出口,但是你很容易迷失在里面,它方向的反射,生成一个非常丰富的内在世界。完全封闭的O型内在无尽反射,形成自我的世界。这样的内容事实上是不希望看到,因为自然界总是要交换,要循环。

    技术是人发明的,我希望技术不仅仅是一种服务,它给人类形成一个更开放的视野,应该对艺术、哲学继续保持支持,而不是最后的违和,完全被技术统治。

    IMG_6373.JPG
    ▲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 俞立
    演讲主题:复杂性:生物和机器

    技术会不会把我们取代掉。我觉得这件事情有可能,但是概率不大。在生命形成过程中,生命不断地把非自己的东西引入自身,然后涌现,生成复杂的行为。当大脑的脑容量达到一定高度的时候,一个更深的复杂行为涌现出来了,就是智能。人工智能出现以后,相当于我们创造出来了一个自我演化的系统。

    是不是有一天我们可以像招募蛋白质一样,把AI和大脑放在一个系统里面,让它们各自扮演各自的角色,使之变成大脑的一部分,跟我们一起进化?

    IMG_6374.JPG
    ▲生命科学博士 郭春龙
    演讲主题:从药物计算到生命设计:人性的未来

    未来我们的情感何处藏身?所有的情感都是寄托在这幅肉身之上的,如果肉身变成了未来的网络数字和所谓的硅基存在的话,那时候情感会是什么样子?当哲学、伦理,生命可以能够被技术改变时人性会是什么样子?这些都值得去思考。

    人性更不会一成不变,在这样一个变化的世界里,个体永生一定会实现。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形态了。

    IMG_6375.JPG

     

    IMG_6376.JPG
    ▲炒饭艺术小组
    演讲主题:慢曼蔓身体沙龙——服务被“卡住”的都市人

    关于技术跟肉身,实际上我们现在是在一个肉身状态下的完整的存在,技术更加超越于人的一个感官的存在,但是人的肉体跟技术之间最重要的一个点是非数据化,非固定尺度化的模糊的觉知,但是它也是可以一生再生的。

    IMG_6377.JPG
    ▲造点共意设计公司创办人 程致远
    演讲主题:从身体认知到共益设计

    技术是底层力量,在推动几乎所有的事情。任何一个的技术,哪怕工业化都会带来巨大的问题。技术给了你可以去使用一个东西的武器,但是你如何解决一个问题未必是技术这么简单的。

    其实社会技术或者社会问题的点不应该只考虑工业化或者系统本身,而是要充分考虑在这些情景下人的状态,去了解关键方式,就像用身体认知的方式去重新理解一个人的真实需求。

    IMG_6378.JPG
    ▲芳香空间设计师 苏菲
    演讲主题:嗅觉的秘密

    在设计和很多研究中,更多的注重的是图像和声音,也就是说视觉、听觉对人的影响是最直观的。我们身处的环境还有一部分是由大量的气味所组成的,虽然感受不到,却深深地影响着我们的功能和行为。

    技术是理性、严谨、规范、富有逻辑的,知识、技术使人左脑的智慧无限发展。但是从人的肉身来讲,我们还有右脑的空间,有想像力、创造力、情感。气味无法用语言准确的描述,但更加能触动到我们内心。通过气味除了可以无限地拓展我们内在的空间,还可以与外部空间链接,做延展、探寻。

    IMG_6379.JPG

     

    IMG_6380.JPG
    ▲论坛现场

    Q1:设计师大多是学习艺术、绘画出身,跟技术领域分割开来。想请教各位老师,设计怎么更好地跟技术相融合?

    俞立:可以将自然界中已经优化的设计方案用到工业中。比如日本的高速列车,就是生物跟技术上的融合。其实技术、科学、艺术、设计有很多共通点。

    涂山:设计不是一成不变地。工业革命以后产生的工业设计,是一种适应工业生产的方法。未来一定有新的方式介入,我们希望能够找到契合点,让设计在未来的技术条件下为社会变化做出贡献。

    程致远:无论是科技挑战、社会伦理、AI等都需要被设计。很多线性的问题还没有被解决,需要我们思考用什么样的方式和手段,而找到解决方案的手段有很多。

    Q2:人工智能是现在的大趋势,但是我们反而开始关注个人自身的感官,这是不是一种矛盾的体现?

    苏菲:其实可能不是矛盾,应该是一种相互融合。有了技术和AI的提升,我们能感受到原来看不到的东西,能够感受到宏观和微观世界里更细节生命的本原。比如通过照相机的镜头,我们能看到蜂鸟的表情。

    程致远:越往线上走,就会创造越大的线下差距。在现在这样的状况下,越是中下层的人爆发的需求和本能是更大的。另外AI可以提升工作效率。工业化的时候只有让人更多地去训练去学习,而现在不需要。

    炒饭艺术小组:所谓的物质性感官,或者物理的肉身只是一个途径或者一个切入点,感官打开了,可能激发的是其它的东西。它跟数据什么的不矛盾,反而可以互相服务。

    郭春龙:设计的目的是理性的,但是真正打动人的设计是跨过艺术层面的。好的设计是既能够做到意识逻辑层面的东西,又能穿透这个层次达到下一个层次。

    俞立:技术的发展速度已经大大超出我们能承载的范围了。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以前困扰的问题,但也出现了神经系统原来不适应的东西。科学家和设计师不会停下来,技术发展更快,设计师就有更大的空间,这个矛盾成为一对孪生是最好的事情了。

    涂山:在这个变革的阶段,我们应该超越商业的设计,跟上技术的进步,争取参与到里面,甚至稍稍影响它。设计需要做什么?这个问题节奏越来越快,我做这个论坛也是基于这个考虑。

    IMG_6381.JPG
    ▲论坛现场

    度假.jpg

    未命名-1.jpg

    IMB_ZM5Mu8.GIF

     

    意游杂志宣传页.jpg

     

    商务合作.jpg


    屏幕快照 2020-07-21 11.06.33.jpg



     

    网站首页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联系我们  版权声明  免责声明
    Copyright 2015-2016 © Enjoyable Travel All Rights Reserved. 京ICP备15015133号-1